胥舞藏藍

【叶喻】娱乐至死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看了一遍不大明白⋯我要去讀書⋯⋯OIZ!明早有精神了再來看!

失人与倒吊月亮:



本来想着一篇奇幻的情侣戒网的故事最后成了这样惊悚向的谋杀事件,写完后出了一身冷汗半夜做噩梦还醒了一回,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超自然,叶神很黑,有耐心看下去的请务必看文章的注释。


故事的开头是暗恋及与之呼啸而过的倾轧和一场尚未铺展开的谋杀。

当时正处于时间划痕中的一小个歧点;夏秋转换却又闷声爆发的高温的延误;皮革表面的褶皱在人擅自带着点嘲讽的吹捧中缓慢的淡去。他那时候喜欢他四年了。

当时喻文州在上铺读书,手指抚过页脚后有一阵清晰的挪位声,他刻意放缓的节奏,两页纸张伴随着像海洋深处不明事理的悲鸣朝相反的方向驰去。过了一会儿他睡着了,叶修抬头看了眼书脊上的名字,在后面那场翻滚而至的幻觉中他的视野被灼伤了,忽视了空间截面中那个最重要的分支他只看到被一点撞击在墙上的风回拢拥抱住的文字,“人类将会毁于他们所爱的事物。”①接着视线仿佛被散去的热病效应搁置在了一边,但书名却因喻文州的一个转身遮住了半边,他露着一截手腕在床板与钛铁色的扶手相接的那个类似于巨大月亮上的宁静海的秘密一角由于视觉偏差就像被隔断了一样,哑着嗓子在停滞的大气环流中以濒死的状态向叶修展示着他徒留的无惧与挣扎,那并不是溺毙于深海的牟利者应得的下场倒更像图乐的海洋生物被无知推向滩涂最终导致的灭亡。

他想起喻文州在自习室时会捧着一本书:电视与审讯机构相仿的剥夺能力②,政府报与传媒中心在某个分水岭背道离去却又蕴含着齐力赴斯意味的归一③。那个时候他会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叶修,在感觉到铅芯覆上他的手腕几近渗入血管与青灰的脉络构成一次化学反应后他才偏回头,只有一点东西从他虹膜掩盖着的高崖边溢了出来,后来叶修在google浏览器和伪纪录片形式的恐怖电影交替的显像管荧屏中找到了断葬在喻文州眼角发酵情感的描述——一阵晦涩的呻吟和茨威格某部小说下女主角人生的大起大落却始终无法触及地面的空余④,他当时对着喻文州笑了一下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腕,让那层镀锡似的铅灰和自己拇指与食指圈成的一个弧贴在一起——以一种色情的方式。对方并未回避成了扳倒反抗的默许,叶修就在自习室一个最靠近后门的角落里吻他,抬起头来后喻文州看见他打开了那扇囊括着处于飞越和逃离之间意味不明的情绪的门,他手上的铅与银色的门把手在那刻锁到了一起在教室灯光一次突然的停顿中叶修的身影在他眼里被撕破并不成人形。“再去打一盘?”他的声音将他的轮廓固定在通往楼道的入口,喻文州起身时他再次吻住了他,“我知道你会上瘾。”

他那会儿并没有反驳,一如现在这样,宁愿以一阵无法沉溺其中的深眠让自己窒息进而失去意识得到片刻安息,叶修把电脑压了压起身将喻文州裸露在在的手塞回了被子,而他在意的书名则被睡着的人轻缓的呼吸一次一次打磨最后成了碎末在他循环的生命中拖进他自己维持心跳的器官里。你一定不知道窒息会给人带来性快感,叶修吻着他额头的空当想到,就像你不知道140℃会让糖分充分膨胀的同时也会溶解人类肺部薄膜这样的讯息。

下半夜叶修黑了学校宿舍的电线——他曾是一名电子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但受益者只有他一个,在白炽灯和插头内部电缆的交合处发出的金属摩擦声透过墙皮传入喻文州耳里后他醒了过来,“你干嘛还不关灯?”比起光亮他似乎是被一场始料不及的噩梦惊醒的,在双臂遮挡下的一小块逼仄的阴影里他试图回忆那个梦境中散碎的织隙,荒漠与杂草丛生土地的重合⑤,叶修被像素块密和之处填满的瞳仁,一条绳子悬挂在空中⑥,然后就是脑部的钝击。“宿舍电坏了?你醒了咱们就打一局?”他很轻松的说道,询问的过程并不似它本该被阐明的恳求而更像陈述事实的命令,喻文州坐到叶修旁边克制住那份在狭管效应的逼近中无力抵抗的咆哮的势力小声问了句,“烟和游戏哪个重要?”在小范围内的滞留中他迅速补了声“对你。”叶修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接着文不对题地回答,“你比较重要。”在一片黑暗中,晃动的灯管照不到的阴郁里喻文州将先前的那片梦补好了,在构成一系列同逻辑般缜密的情节中心他期盼等到的警察⑦在走近他时转换成了叶修一闪而过的眼睛。

第二天喻文州猝死在了寝室里,一夜未熄的灯渐渐融入新生的太阳却用残存的一抹光屏截断了喻文州握着鼠标的手。

——四年前他就死了。


-Fin-
①正确的说法是“人类将毁于自己所迷恋的东西。”这是《美丽新世界》赫胥黎阐述的观点,在《娱乐至死》(尼尔·波兹曼)中最大程度的表明。
②审查机构对应的是《1984》中中央政府对文化的压制,而电视则是“书籍不必被禁止因为人们会自发不去阅读书籍。”
③前者是隐瞒真相,后者是真相被无关的汪洋淹没。
④茨威格小说…断头…那什么大家都懂,涉及个人评论不多提。
⑤荒漠指文化被禁锢而杂草丛生则指人们被微不足道事情掩埋的生活。
⑥一条绳子:出自印度作家塞素·BSR·夏马逖的小说,文章中的陌生人仅仅剩下一根绳子并试图用绳子自杀,这个时候喻文州已经觉得自己在叶修教唆的游戏中无法自拔有过自杀的念头。
⑦《一根绳子》中陌生人最终被警察带走,用的就是他的那根绳子,这里隐喻了让他可以逃离死亡的想法的消失。

写在后面:没人能看到这里我知道,所以给自己讲一遍让自己别太害怕…叶修显然不是人类,他对喻文州的喜欢在喜欢他的那个瞬间——也就是死亡的时候就止步在“不能我一个人下地狱。”这样的想法里,于是他教唆喻文州陪他玩游戏,喻文州这里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他用自己看的书强调自己不会死于娱乐,但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毁于自己迷恋的东西——比如叶修。最后喻文州的猝死是因为叶修弄坏了电灯,他无法辨别时间长时间玩游戏使自己死去的。
杀)

本来想着一篇奇幻的情侣戒网的故事最后成了这样惊悚向的谋杀事件,写完后出了一身冷汗半夜做噩梦还醒了一回,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超自然,叶神很黑,有耐心看下去的请务必看文章的注释。


故事的开头是暗恋及与之呼啸而过的倾轧和一场尚未铺展开的谋杀。

当时正处于时间划痕中的一小个歧点;夏秋转换却又闷声爆发的高温的延误;皮革表面的褶皱在人擅自带着点嘲讽的吹捧中缓慢的淡去。他那时候喜欢他四年了。

当时喻文州在上铺读书,手指抚过页脚后有一阵清晰的挪位声,他刻意放缓的节奏,两页纸张伴随着像海洋深处不明事理的悲鸣朝相反的方向驰去。过了一会儿他睡着了,叶修抬头看了眼书脊上的名字,在后面那场翻滚而至的幻觉中他的视野被灼伤了,忽视了空间截面中那个最重要的分支他只看到被一点撞击在墙上的风回拢拥抱住的文字,“人类将会毁于他们所爱的事物。”①接着视线仿佛被散去的热病效应搁置在了一边,但书名却因喻文州的一个转身遮住了半边,他露着一截手腕在床板与钛铁色的扶手相接的那个类似于巨大月亮上的宁静海的秘密一角由于视觉偏差就像被隔断了一样,哑着嗓子在停滞的大气环流中以濒死的状态向叶修展示着他徒留的无惧与挣扎,那并不是溺毙于深海的牟利者应得的下场倒更像图乐的海洋生物被无知推向滩涂最终导致的灭亡。

他想起喻文州在自习室时会捧着一本书:电视与审讯机构相仿的剥夺能力②,政府报与传媒中心在某个分水岭背道离去却又蕴含着齐力赴斯意味的归一③。那个时候他会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叶修,在感觉到铅芯覆上他的手腕几近渗入血管与青灰的脉络构成一次化学反应后他才偏回头,只有一点东西从他虹膜掩盖着的高崖边溢了出来,后来叶修在google浏览器和伪纪录片形式的恐怖电影交替的显像管荧屏中找到了断葬在喻文州眼角发酵情感的描述——一阵晦涩的呻吟和茨威格某部小说下女主角人生的大起大落却始终无法触及地面的空余④,他当时对着喻文州笑了一下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腕,让那层镀锡似的铅灰和自己拇指与食指圈成的一个弧贴在一起——以一种色情的方式。对方并未回避成了扳倒反抗的默许,叶修就在自习室一个最靠近后门的角落里吻他,抬起头来后喻文州看见他打开了那扇囊括着处于飞越和逃离之间意味不明的情绪的门,他手上的铅与银色的门把手在那刻锁到了一起在教室灯光一次突然的停顿中叶修的身影在他眼里被撕破并不成人形。“再去打一盘?”他的声音将他的轮廓固定在通往楼道的入口,喻文州起身时他再次吻住了他,“我知道你会上瘾。”

他那会儿并没有反驳,一如现在这样,宁愿以一阵无法沉溺其中的深眠让自己窒息进而失去意识得到片刻安息,叶修把电脑压了压起身将喻文州裸露在在的手塞回了被子,而他在意的书名则被睡着的人轻缓的呼吸一次一次打磨最后成了碎末在他循环的生命中拖进他自己维持心跳的器官里。你一定不知道窒息会给人带来性快感,叶修吻着他额头的空当想到,就像你不知道140℃会让糖分充分膨胀的同时也会溶解人类肺部薄膜这样的讯息。

下半夜叶修黑了学校宿舍的电线——他曾是一名电子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但受益者只有他一个,在白炽灯和插头内部电缆的交合处发出的金属摩擦声透过墙皮传入喻文州耳里后他醒了过来,“你干嘛还不关灯?”比起光亮他似乎是被一场始料不及的噩梦惊醒的,在双臂遮挡下的一小块逼仄的阴影里他试图回忆那个梦境中散碎的织隙,荒漠与杂草丛生土地的重合⑤,叶修被像素块密和之处填满的瞳仁,一条绳子悬挂在空中⑥,然后就是脑部的钝击。“宿舍电坏了?你醒了咱们就打一局?”他很轻松的说道,询问的过程并不似它本该被阐明的恳求而更像陈述事实的命令,喻文州坐到叶修旁边克制住那份在狭管效应的逼近中无力抵抗的咆哮的势力小声问了句,“烟和游戏哪个重要?”在小范围内的滞留中他迅速补了声“对你。”叶修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接着文不对题地回答,“你比较重要。”在一片黑暗中,晃动的灯管照不到的阴郁里喻文州将先前的那片梦补好了,在构成一系列同逻辑般缜密的情节中心他期盼等到的警察⑦在走近他时转换成了叶修一闪而过的眼睛。

第二天喻文州猝死在了寝室里,一夜未熄的灯渐渐融入新生的太阳却用残存的一抹光屏截断了喻文州握着鼠标的手。

——四年前他就死了。


-Fin-
①正确的说法是“人类将毁于自己所迷恋的东西。”这是《美丽新世界》赫胥黎阐述的观点,在《娱乐至死》(尼尔·波兹曼)中最大程度的表明。
②审查机构对应的是《1984》中中央政府对文化的压制,而电视则是“书籍不必被禁止因为人们会自发不去阅读书籍。”
③前者是隐瞒真相,后者是真相被无关的汪洋淹没。
④茨威格小说…断头…那什么大家都懂,涉及个人评论不多提。
⑤荒漠指文化被禁锢而杂草丛生则指人们被微不足道事情掩埋的生活。
⑥一条绳子:出自印度作家塞素·BSR·夏马逖的小说,文章中的陌生人仅仅剩下一根绳子并试图用绳子自杀,这个时候喻文州已经觉得自己在叶修教唆的游戏中无法自拔有过自杀的念头。
⑦《一根绳子》中陌生人最终被警察带走,用的就是他的那根绳子,这里隐喻了让他可以逃离死亡的想法的消失。

写在后面:没人能看到这里我知道,所以给自己讲一遍让自己别太害怕…叶修显然不是人类,他对喻文州的喜欢在喜欢他的那个瞬间——也就是死亡的时候就止步在“不能我一个人下地狱。”这样的想法里,于是他教唆喻文州陪他玩游戏,喻文州这里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他用自己看的书强调自己不会死于娱乐,但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毁于自己迷恋的东西——比如叶修。最后喻文州的猝死是因为叶修弄坏了电灯,他无法辨别时间长时间玩游戏使自己死去的。

评论(1)
热度(32)
  1. www胥舞藏藍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后觉得有些吓人...通篇的对比也非常好的写出了矛盾与阴谋论的味道,最后死于自己所爱的人真是...
  2. 胥舞藏藍失人与倒吊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一遍不大明白⋯我要去讀書⋯⋯OIZ!明早有精神了再來看!

© 胥舞藏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