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舞藏藍

《祖先悖论》【21】

老猫:

重发了一遍,一字一句找了之后终于知道哪里敏感了。给LOFTER跪了有木有!




二十一


 


希望他能带给你活下去的勇气。——佑哥


 


喻文州的眼前有些发黑,他扶着墙往前走,黑暗压在他的身上,喘不过气来。这种让他恶心的感觉已经维持了半个多月,王杰希以为他是晕船,而事实却是,这片海洋,存在着一股和他的精神力相似的力量。


从腕表的储存空间里掏出一管蓝色药剂注射。喻文州的精神力一向高于常人,为此韩家公子制造出这种超强兴奋剂,用来缓解精神力的透支。喻文州他走上甲板,看着面前的一片黑暗,精神力展开,在鲸鱼的胃里发出讯号。


“小文,过来!” 


埋在废墟里的圆筒机器人的灯亮起,犹如睡醒地闪了闪绿光,转变成红宝石的红色。小机器人从废墟里冲出,朝喻文州飞去。


“搜查仓库,寻找:萨特的魔方。”喻文州说。


“开始搜查。”小机器人的灯闪了几下,回答,“搜查结果:萨特的魔方,四件。是否取出?”


“否。”喻文州深呼吸了几下,用力握紧扶手的栏杆,冷汗从脊背渗出。有那么一瞬间,有种从五十米高的甲板上跳下去的冲动。


喻文州闭上眼睛,萨特的魔方,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精神力的延伸。每一个盒子所代表的属性不同,负面情绪的盒子,会让他倍感难受。


“搜索目标:萨特的魔方。范围:三公里。”


“扫描仪故障,自动修复失败。重新修复,修复失败,请更换零件。”小机器人道,代表故障的蓝光闪了闪。


“停止搜索。进入飞行模式,前进方向,三点钟方向。”喻文州搂紧小文,没有机器人的准确探查,他只能感应到大概的方向,半人高的小机器人带着他摇摇晃晃地飞起。黑暗中,没有人发现,这名虚弱的年轻人的离开。


一个小时后,君莫笑破开了鱼腹,海水灌了进来。半个小时后,由于船长的失误,海盗船引擎开始转动,船向前冲去,然后被一波又一波的海水打偏方向,一头栽在胃壁上,卡在了肉里。


“把引擎关了!”叶修在通讯器里说。


“已经关了我操!”魏琛破口大骂。


“让王大眼听电话。”叶修道。


“……”王杰希。


包子直接把手机堵在王杰希耳边,就听到叶修那边说了什么,王杰希很明显愣了一下:“是。”


黄少天想凑上去偷听,被王杰希瞪了一眼。王杰希对着电话又说了声‘是’,就把手机推开了。包子拿过手机,就听叶修说:“给我十分钟,我去找人。”


包子点头:“哦。”


“他说什么?”魏琛问。


“师父叫我们等会儿,他去找人。”包子说。


“我操!他是在开玩笑吗?”魏琛大叫。


“我师父从不开玩笑。”包子一脸深沉地说。


 


顺着前人走过的路,喻文州来到飞鲸的心脏,鲸鱼的心脏犹如船只被冻在一片黑色的冰块里,那是热血停止流动后迅速凝固而成的血池。庞大的飞鲸,在魔方的作用下愈合力也是超强,喻文州可以想象君莫笑一剑划开飞鲸的心脏,伤口却迅速愈合的场景。直到最后……


飞鲸是哺乳动物,没有一种哺乳动物的血液是黑色的,会有这种颜色只有一个原因,中毒。


“好厉害的毒。”连身具魔方的鲸鱼都能毒死,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喻文州一定会好好研究毒药的成分。小机器人破开坚硬的冰块,带着他往心脏深处走去,在心脏的最深处,有一个银白色的小盒子,镶嵌在肉里。


萨特的魔方,后人把它归为喻文州的发明,其实它真正的制造者是臭名昭著的孙思颜。因为某些原因,喻文州保留了这些魔方,它们储存在小文的空间里,几乎被人遗忘。


熟悉的精神力近在眼前,有如实质,排斥的感觉反而不那么明显。喻文州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的精神力:“小文,如果我死了。替我收集所有的魔方。”


“位置水平面-1832米,能源30%,足够回到陆地。”小文机械地说。


“笨蛋,人类可无法承受深海的压强和温度。”喻文州道。


“精神力扫描。扫描仪故障!精神力扫描。扫描仪故障……”小文的眼里蓝光不停地闪烁着。


“不用耗费能源了,我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撑我离开这里。”喻文州道,“最高命令:修复机身,收集所有魔方销毁。”


小文闪了几下红光:“确认命令:修复机身,收集魔方并销毁。”


“乖孩子。”喻文州微笑,要销毁萨特的魔方,需要更强的精神力,而机器人没有精神力之说。而这个普遍手动操作机甲的年代,人们连精神力是什么都不知道。喻文州知道给小文下达的任务是如此荒谬,但他相信小文能做到。毕竟未来,他所知道的关于萨特的魔方的记载只出现在黑*五月。


“小文,保护好自己。”喻文州对小机器人说。


短暂的时空之旅,却带来了灾难。他知道萨特的魔方,却忽略了它的威力,也忽略了对这个时代来说,那样的能量意味着什么。最终让恶魔的盒子传遍世界。他本可以放任不管,逃出鱼腹,伺机杀死叶修,等以后再来寻找魔方,这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能让这个盒子就这样埋在海底吗?也许它很快就会被别的什么东西吞食掉,然后出现另一个怪物,造成另一场灾难。这个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喻文州看着来时的路,一个小时前就听到声响,叶修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个被他绑在床上的孩子,他应该能够平安地逃出去的。微草未来的战神,不应该葬身海底。


“韩公子大概会骂我被御天他们愚蠢的细胞感染了。”选择了最糟糕的那条路,把烂摊子扔给了机器人。


心脏在胃的上方,海水没有那么快冲上来,他还有时间。将所有力量聚拢于手,精神力的转移让身体失去防护,零下三度的低温在几秒内冻伤他的皮肤,麻木他的四肢。他的手缓慢地伸向魔方,带着千钧的力量,如同尖锐的矛破开盾,空气中有电流闪过,喻文州握住小小的盒子,这是孙思颜制作的最后一个魔方,名为绝望。精神力源源不断地灌入魔方中,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历历在目。


“你也只配和那个杂种为伍。”


父亲……


“他的大脑,真是最神秘的宝物。”


孙思颜……


“你只是一个杀人的工具……”


第六个人……


“文州,好久不见,你长高了。”


哥哥云舒……


无数的痛楚、绝望,几乎让人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记忆深处,有谁在说话。


 


“喂喂,这家伙的精神力已经让一个连的高级疗养师变成白痴了,佑哥我还想多活几年啊!”


“快点干活,我说你可以做到就是可以。本公子的计算从未出错。”


“就算你说得没错,看他这生无可恋的样子,你要我怎么办啊!”


“就你这精神力我也不指望你给他重建精神世界,给他埋个‘精神种子’。”


“埋谁的种子?你吗?你这家伙连alpha都不放过!“


精神种子,在精神世界里种下某人或者某物的身影,适用于热恋中的情侣。


“本公子可没有说要用我的影子。”


“那要埋谁的?”


“……”韩公子思考着,“你觉得这世界上有比本公子完美的人吗?”


自恋也要有个限度啊!佑哥心里腹议着。


“这种小伎俩连omega都骗不了,能不能有效啊?”


“他现在缺的,只是活下去的动力。”韩公子轻哼,“谁都可以,你一定要拿我当种子,我也没意见。”


佑哥黑线,他觉得为了喻文州以后不找他算账,选谁都不能选韩公子!


也许找个出名的伟人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当成偶像崇拜,做个榜样什么的。精神种子无法操纵爱恨,只是在人心里烙印下另一个人的影子。说是种子,是因为它只需要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精神力,如同短暂的记忆,既能在心里生根发芽,也能很轻易地抹去,又或者随着时间流逝而被遗忘。


一点白色的光从佑哥的手中透出,温暖而又慈悲,那光轻飘飘地飞向治疗舱里的少年。


“在你心里留下种子,希望他能带给你活下去的勇气。”佑哥轻声祝福道。


 


“没关系,我们不会有事的。”黑暗的海盗船上,海盗对孩子竖起大拇指,“斗神叶秋知道吗?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没错,斗神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就是,叶修那个无耻的家伙一定在等着我们痛哭流涕!”


“不能被看扁啊!”


“斗神!斗神!斗神……”


一阵喧哗里,斗神两字震耳发聩。




修长的双手轻轻合拢,掌心的魔方发出悲鸣,被挤压、碾碎,化作齑粉。


一切平静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喻文州站在飞鲸的心脏里,小机器人举着灯,照亮一丈的空间。在光的边缘,停留着一道影子。


喻文州松开手,银色的粉末从掌心簌簌落下。他放下手,盯着那个人,冷哼道:“还要和我打一场吗?”


来者无奈地揉了揉鼻子,走近光的范围里。凌乱的头发、细碎的胡茬以及肮脏的外套让他看起来就像乞丐一样,却无法掩饰他矫健的步伐和眼里的神采。


“警告!警告!进入攻击模式。”小文自动开启光炮,打在距离来者一米远的地方,“扫描仪故障!扫描仪故障!”


 “喂喂,有必要这么讨厌我吗?”叶修被小机器毫无准头的乱枪扫射逗笑了。他神情自若地走到喻文州面前,伸手一拉。喻文州晃了几下,强撑着维持平衡,用力瞪着叶修。


“果然,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温暖的大衣盖下来,紧紧裹住喻文州冰冷的身体,带着烟草的气息包围住他。叶修脱下外套,穿着毛衣给他拉好拉链,“你牛啊,零下四五度才穿一件衬衫,冻傻了吧?”


喻文州是个alpha,陌生alpha的气息只会激起他战斗的警惕。但现在的他,居然会觉得,别的alpha的味道很安心,眼前发黑,眼皮开始下沉,他现在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觉。


叶修接住喻文州发软的身体,精神力告罄的男子像猫一样乖乖窝在他怀里。倒是一旁的小机器人正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音:“警告!警告!”


“呵呵……”叶修挑眉看着像瞎子一样转悠的小机器人。


“什么味道?”喻文州猛地回过神,伸手去推叶修,可惜力气不够,手摁在叶修胸口半天都没推动。


“一些安神的烟草而已。”叶修抓住喻文州的手,白皙修长的手指上被冻得红肿,上面布满了细碎的伤口。叶修抽出一卷绷带,开始仔细地缠。


“这是什么?”喻文州盯着绷带看。


“是魔法师特制的锁链。”叶修顺口说。


“用这种稍一用力就能撕开的软布条?”喻文州扯了扯绷带。


“你倒是撕给我看看。”叶修道。


“……”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力的喻文州。


“好了。”叶修在喻文州的手腕上绑了个歪七扭八的蝴蝶结。


“真丑。”喻文州盯着那个蝴蝶结。


“咳咳……”


“而且很脏。”


“这是刚拆封的,哪里脏了?”


“我是说这件衣服。”


“你就先将就一下吧。”叶修一手扶着喻文州的背后,一手绕过他膝盖,把他打横抱起。公主抱的姿势把喻文州吓了一跳,他有些瞠目结舌地抓住叶修的毛衣,手指插入毛衣的缝隙里,指尖触到温热的体温,微微发烫。


叶修假装没看见,明知故问道:“你刚才那一下挺厉害的,手上还会发光,那是什么?”


“……”喻文州很诚实地说,“是精神力。”


叶修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一脸若无其事:“听起来蛮新鲜的,是魔法的一种吗?”


“……”喻文州别过脸,不说话。


“喂,喂!你挺厉害的嘛,来交个朋友吧?”叶修道。


“你确定要对一个恨不得把你开膛破肚的人说这句话?”喻文州抬头,认真地对叶修说,“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想杀我的人多着呢,慢慢排队吧!”叶修满不在乎地说着,收紧抱着喻文州的手,嘴角轻扬,“就怕你这辈子都做不到。”


“……”


 


老猫:实在不想写喻队少年时的事,本来想一笔带过。然后发现,还是老老实实地慢慢说吧……我又把喻队整成神经病了。OTZ


不知道第六个人是谁的去看第15章,好失望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孩子,数学要认真学哦。_(:з)∠)_


 本章的叶不修进入装傻模式,估计下一章会进入忽悠模式。╮(╯_╰)╭


小剧场一:


飞鲸得到的魔方属性是绝望,所以它变成了患上重度忧郁症的厌世飞鲸。


库克罗佩:活着好没意思啊,死了算了!我撞,我撞,我撞撞撞!为什么死不了?QAQ


小剧场二:


喻文州:还要和我打一场吗?{{{(0_0)}}}


叶修:乖,别闹。没有蓝的术士还想玩PK?



评论
热度(38)
  1. 胥舞藏藍老猫 转载了此文字

© 胥舞藏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