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舞藏藍

[黄喻] 一切纵容它都是有目的的呀!

星辰大海:

肉。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黄少天的头重重落在枕上,浑身脱力地想着。真是图样图森破啊我。


床垫柔软地支撑着他,被子在身边簇拥着,透出洁净而温暖的气息。黄少天几乎要在头挨枕头的一瞬间睡死过去,他太累了。可是不行,因为……






时间倒回3小时前




黄少天拿起手机,上面的提示灯正闪个不停。这是有短信,而且是喻文州的短信时才会有的提示方式。短信内容简单明了,黄少天看看周围没人注意,偷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喻文州正坐在酒店的浴缸边上,盯着自己手上的白囘浊发起了呆。


刚才发出的短信内容,是他现在所处的酒店房间号码和一个时间。在那个时刻到来之前,他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好准备。


身处异地的两个人都对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小小地期待着,虽然他们期待的内容……有点不太一样。




时间下午两点四十,黄少天准点到达短信所说的房间门口。其实这个约定的时间点有点奇怪,他们通常会约得晚一些,但黄少天此时也顾不得深究了。平稳了一下呼吸,他伸手按响门铃。


房门从里面打开,黄少天被一只手拽了进去。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按在门廊的墙上。面前的人刚一把门踢上就带着一身热气往他怀里蹭,温软嘴唇不由分说地吻过来。黄少天本来要惊叹的嘴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被堵了个严实。进展飞快,对方的手臂环过他的后颈把人锁住,舌头也已经探进他嘴里。


几个意思这是?黄少天被这个急切而热情的吻搞得发懵,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搂紧了怀里这位。发现还穿的浴袍,估计已经做完全套准备了。上次……上次也没隔多久啊?


正走神着,喻文州总算松开了他。这下他们可以好好看看彼此了。黄少天脸上表情还有点状况外,喻文州这边脸却已经红了,甚至还有些喘。一双眼睛迷蒙而执着注视着他,两点闪光从额发后头透过来。喻文州看人通常都轻描淡写,只有看黄少天的时候才略微认真一点。今天他的目光认真过了头,看得黄少天整个人都要奇怪起来,又隐隐觉得这个情况似乎之前出现过。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黄少天很想拉住喻文州问个究竟,但又觉得现在气氛有点好……话唠属性还在天人交战中,人就被喻文州拉着往里走了两步。没出门廊又被按在旁边的墙上了。这次没有亲囘亲摸囘摸的把戏,喻文州目的明确地伸手下去解他的皮带。刚好有个射灯嵌在他们头顶。暖光照着,喻文州的眼睛胸口都藏在阴影里,只有一双手亮白显眼地夹在在他们之间。那双手在黄少天的注视下,动作并不怎么流畅地解开了他的皮带。手一松,裤子就立刻委顿在地上。皮带扣陷在地毯上,半点声音也没有。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在那一瞬间似乎短暂地笑了,然后很快地伏下囘身去。


我的天呐。黄少天心里群魔乱舞,目光不自主地跟着往下走,就看对方一曲手指勾下了自己内囘裤。其实这之后的展开很好猜了,但如此安静又以自己的方式独断着的喻文州,黄少天真没见识过。这也太……刺囘激了。


喻文州两只手专注地捋动着。他手活不错,只一会儿工夫,那根半勃的茎体就已经是整装待发的状态了。黄少天强烈怀疑他不用动手只是看着自己也会硬到发痛……不过当然这样更好。喻文州抬起眼来看着他,两只食指把性囘器拨近一些,在黄少天没能及时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就半张开嘴巴含囘住那充囘血的尖端。


黄少天一拳捶在身后墙上。这一系列动作被他看在眼里,自动处理成了一串慢镜,无比煽动。这个时候再不说话已经不是顾及气氛了,而是根本说不出来。不能看,一看就是早囘泄的节奏。他赶紧抬起脸。可是直视前方的黄少天发现,自己面前赫然是一面镜子。


太狡猾了!刚才拉着走的那几步绝对是故意的吧!他忍不住又低头看一眼喻文州,对方刚过渡适应完毕正吞吐着自己的性囘器。动作生涩,技术着实算不上好——黄少天哪舍得让他练这个。牙齿不小心刮到了他,引得他缩了一下。


这个景象太过刺囘激,那就只能抬起头去看射灯了。光线太强,快要在视网膜上灼出个洞来。那也不能低头,低头只会瞎得更快也射得更快。黄少天只好把眼睛闭上,眼前就成了血红的一片。他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己这个行为的娘炮程度,同时无可奈何地发现剥夺视觉之后触感会成倍放大的客观规律。


陌生的经历,放大的快囘感。黄少天很快就被刺囘激到快要射囘出来,喻文州则好像对他的反应毫无察觉。这是不可能的,但黄少天依旧决定出声提醒。即便那个提醒很难辨认:“……队长,我快……呃、停一下!”


喻文州没有反应。


临界点将近的时候黄少天伸出手去掰他的下颌,却被喻文州冷不防抱住了腿。情况混乱之中他射了出来,而且还射在了喻文州嘴里。等他终于能抽囘出来的时候,性囘器还在一跳一跳地吐着最后一点液体。还是晚一步,黄少天郁闷地捧起喻文州的脸来看,对方好像很不满意地皱眉回望着他,嘴还鼓着,唇边挂着带出来的浊液。


队长不高兴了。这个认知让黄少天慌到结巴:“队队队队长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纸我拿给你,你别……”咽下去啊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来,只见喻文州喉结上下一跳,腮立刻瘪了下去。殷囘红的舌尖意犹未尽的溜出来划过唇边,把剩下一点体囘液也卷进嘴里。


“你……我……这……”眼前景象太惊人,话唠难得地卡了壳。喻文州没事似的站起来拍拍膝盖,把被惊愕按了暂停的黄少天拉进房间里。







你怎么了?喻文州从洗手间回来就按着黄少天倒在床上,后者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头发磨蹭之间,喻文州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黄少天这才感觉到他好像不甚清醒,可是嘴唇很快被蛮不讲理地堵上了,问句变成几个音节被压在喉头发也发不出。


喻文州吻得很深,身上还压着黄少天不安分地蹭着,欲囘望很轻易地就又被挑起来。亲得面红耳赤内心焦躁了,黄少天终于艰难地把一只手插进两个人之间推开对方。衣服太碍事,此时不脱更待何时。


贴的有点久,分开之后竟然让两个人都涌上一丝寒意。喻文州居高临下的脸上似乎有些困惑,他困惑地轻囘喘着,那种烧灼的眼神再次落到黄少天身上。


对于脸红着、轻囘喘着的喻文州他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喜欢得紧,忍不住多看两眼,琢磨着待会儿从哪下嘴比较好。他已经起身到半截了,看到这眼神突然想起什么,衣服也不脱,把人一把圈到自己身前仔细贴着闻了闻:“你是不是喝酒了?”


喻文州只是微妙地笑了一下。他好像很享受这样的亲近,两个人再度靠近之后脸上困惑的神色也消失了,被鼻尖戳着也没什么意见,整个人都在得寸进尺地用力贴紧。怎么这么黏人了呢,真是个狡猾的逃避问题方式啊。黄少天想着,却也一点儿嫌弃不起来。扒不开那就黏着吧,穿着衣服照干不误!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抱住正在起腻的喻文州翻了个身,想要进一步校正姿势的时候却听到下头这位冷不丁来了一句:“发现的真晚。”


黄少天心说那之前酱酱酿酿的你也没给我机会嘛不是——亲倒是亲了好一阵子,可是当时肾上腺素噌噌的哪在意得过来这么多细节,再说他也不可能不漱干净味道吧?连刚才咬过之后都专门跑去漱了口的。哈,刚刚都无意间痴态流露了却还记得这些边边角角的细节,该说他是在意的点很奇怪呢还是……想到这儿突然觉得自己被微妙地嫌弃了,郁闷之余黄少天打算问个究竟。两边手肘撑住床垫,喻文州就被完完全全笼罩在黄少天的阴影里了。两个人角色完全掉了个个儿,现在变成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喻文州,而后者在之前那一句话的清醒之后又恢复了沟通不能的状态。


……嗨算了。对上眼神就立刻衰弱下去,不为别的,只是这么乖乖躺着任君采撷状态的的喻文州对黄少天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于是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而是一口啃下去。刚才看好了,脖子挺嫩的,必须从这下嘴。




之前也不是没见他喝醉过。不过那时候情况大不相同,两个人的关系也不比今天。所以那时候除了间歇性清醒以外没探索出喻文州什么别的特殊属性。这么想着黄少天忽然玩心大起,但又觉得这样趁人之危颇不厚道。


“你到底醉了没?”


“……你看呢?”


这句答得还挺快的,能绕圈子说明没到那份儿上。黄少天决定还是干点儿份内的事吧,比如……


……撩囘拨一下什么的。


所以说酒真是个好东西。人一喝完酒吧,就会不由自主地诚实一些。比如喻文州,平时藏着掖着的反应此时都毫无遮掩地展现在黄少天眼前。再也没有什么皱眉头咬嘴唇啦,还是现在这样摸哪哪就给反应可爱一点。黄少天搓囘弄着他的乳囘尖,一边压住人不让乱动,一点儿没觉得自己是在趁人之危。心脏都该多喝酒,他见微知著得出一个(自以为)适用率达到50%的结论。


另一只手自然是绕背一路向下去了,臀囘缝间带着一点湿意,黄少天摸索到穴囘口,发现那里很轻易地就能容下他的手指。刚进门的时候他就猜到喻文州已经事先做过准备了,现在隔得有点久,但终究不至于白费了。他就着那点活动的余地在他体内戳弄刮骚,很快身下这位就受不住地屈起腿来在他腰间磨蹭。黄少天觉得还能再忍忍,就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现在还压着不让乱动有点不人道,于是黄少天挺起身子来专心伺候下囘半囘身。刚才啃人的时候在枕头底下摸囘到一支润囘滑剂,眼下派上了用场。黄少天挤了一点出来,抹上的时候还能看到喻文州明显缩了一下。喝完酒体温偏高,大概有点被凉到了。


扩张过后的甬道温软黏囘腻,黄少天用另一只手去抚囘弄喻文州半勃的下囘体,可能是因为喝过酒钝感一些不太有成效。挫败感一点点,不影响整体心情。


“今天怎么想起喝酒了?”到了这种时候他还记得刨根问底。


“你进来我就告诉你。”喻文州闭着眼说。


都成这样了你能爽到嘛。黄少天腹诽着,非常乐意地接受了这个明显有问题的条件。底下那根还硬着,脑细胞就很难发挥他们本来的功效了。其实他这时候想的是:这是默许不戴套的意思嘛?


这话当然不能问出口了。他架起一条刚刚一直在他腰间作乱的腿,将自己一推到底。喻文州毫不掩饰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两根手指和性囘器相比差的太远了,被撑开的内囘壁紧紧裹着黄少天,一时间动作有些艰难。他退了一点出去,只是浅浅地抽囘插着,留给喻文州时间适应。


“别夹太紧啊。”黄少天抱怨着,一只手在他腰间划着圈揉搓,过了会儿终于感觉那里放松一点,就又把自己抵得深了些。


为什么喝酒的议题已经被抛至脑后,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人弄得乱七八糟,再也没法乱提条件。


开始的时候还能控制住自己,可以压住节奏缓慢的抽囘送。喻文州还没完全适应情事节奏,穴囘口紧箍着他的性囘器,很快就把人弄得头脑发热起来。逐渐进的深了,黄少天的动作开始有些失控,握着喻文州的腰一味向深处顶囘弄。大概是弄得有点疼,喻文州整个人往上退了一点。这个动作好像把黄少天的什么开关打开了,他有点强硬地掐着腰把人拖回来,又折起喻文州的腿压在胸口。两只手撑在身体两侧限制住自囘由,黄少天整个人都伏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盯着人看。


喻文州把手臂从两边抽囘出来,环上黄少天后颈。这个动作他都做过无数次了,此时可能只是处于下意识,但黄少天却很受用。调整了一下角度,他再次顶囘进他的身体。动作间几次擦过内里那个熟悉的点,带得喻文州身体轻囘颤。


身上很快出汗了。黄少天亲着他的耳囘垂不断加剧动作,喻文州看上去清醒了一些,却始终没有给出更多的反应。黄少天的手探下去帮忙照顾那个不太精神的部位,就着一点腺液撸了几把就被出声制止:“不用管我……”


“不好吧……”黄少天没停下动作。其实他感觉自己快到了,正在天人交战要不要先爽自己。喻文州只好伸手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腕:“我没关系的。”


到了这地步也不好再坚持下去了,黄少天只好立起身体在他体内大抽大干起来。喻文州小声呻囘吟着,很难听出是舒服还是别的,身体还是尽职尽责地在黄少天退出的时候绞紧挽留。不多时,黄少天就在他体内囘射囘出来。






T.B.C.






哦,其实这个的起源是它





但也千万不要太期待!!!!

评论
热度(90)

© 胥舞藏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