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舞藏藍

《祖先悖论》【21】

老猫:

重发了一遍,一字一句找了之后终于知道哪里敏感了。给LOFTER跪了有木有!



二十一



希望他能带给你活下去的勇气。——佑哥



喻文州的眼前有些发黑,他扶着墙往前走,黑暗压在他的身上,喘不过气来。这种让他恶心的感觉已经维持了半个多月,王杰希以为他是晕船,而事实却是,这片海洋,存在着一股和他的精神力相似的力量。


从腕表的储存空间里掏出一管蓝色药剂注射。喻文州的精神力一向高于常人,为此韩家公子制造出这种超强兴奋剂,用来缓解精神力的透支。喻文州他走上甲板,看着面前的一片黑暗,精神力展开,在鲸...

【百粉福利②】《似水了无痕》

老猫:

 @烏殤 您点的福利套餐已送到


√ 叶喻


√ 竖于唇边的修长手指


√ 挽到手肘的白衬衫与白皙的手臂


十五题选了几道隐藏在文中,大家来找茬吧!


一开始是听着《双抛桥》写的,虐过头差点就BE了,所以又重写了一遍。顺便忏悔一下烏殤选的十五题里的喻队明明苏力破表,但是我居然把他写成深井冰,请允许我趴下装死。





这一节选修课,因为讲师从来不点名,基本很少有人挂科,是很多刷分的学生的选择。但是说起内容,也并不是非常精彩。毕竟内容多是医...

[黄喻] 花城

少年侠气:



他又做那个梦了。


雨丝淅淅沥沥打在脸上,风湿漉漉地吹过,仿佛空洞的号子。


一声枪响,白雾汹涌隔绝整个世界。


天也茫茫,地也茫茫,他低下头,鼻端修到了血令人作呕的甜腥。





黄少天回乡,引发了一点小小的轰动。


毕竟是位大人物,地方上十分重视,安排了各种会面、活动,以及年轻的工作人员照料生活起居,是个姓戴的女孩子,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有着天然的如花盛开的鲜嫩与娇柔。


她好奇地打量着他——那个似乎只在历史书里听到的名字。...


[黄喻]红鸾记 第一回

桃花花:

最近和 @雁无心  @黑色御座 的脑洞,32万个雷!慎入!伪古风!

开篇出自玉台新咏,写龙阳君的那个,大家都知道了。

-----------------------------------

第一回  喻文州饮马入公府   黄少天隔帘试春心


玉台新咏诗云: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晖光。

悦怿若九春,磬折似秋霜。

流眄发媚姿,言笑吐芬芳。

携手等欢爱,宿昔同衾裳。

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

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这正是说世间痴人,...

[黄喻]明昧 04-终章

桃花花:

黄少天生日快乐~~今天帝都的九本春至都被带走啦,开心~来发生贺!

前文不记得的在这里~→http://okita1029.lofter.com/post/299cdf_1857558

--------------------


-END-

全职人物印象之 喻文州 黄少天

荣耀·糖:

【仅代表个人看法,这次主要说喻队,黄少是跟着来打酱油的】

【欢迎讨论交流不同意见,很想和大家一起玩】

【请关爱无cp党,不涉及任何cp观】

【我的风格是先黑后粉,请尽量看到最后。】


【喻文州】【黄少天】

(0)

敲出这两个名字的时候,我肝儿都颤了……这不光是因为他们萌,也是因为手残和话唠,剑与诅咒的人气太高,我怕写不好被拖出去埋了。看,lo主就是这么怂。

因此我不惜占用正篇来做说明,这个说明对我写的所有“人物印象”同样有效。

我写的不是分析,而是个人的印象,是我看着他们的时候,心里产生的感受。

我体会这些感...

唐昊不高兴(原文合集)

朝闻道:

怎么办。好萌啊昊昊。再炸个毛来看看!


夏寸前:



虽然原文里唐昊总是不高兴,基本上每次上线都在生气呢……但是明天过生日要开开心心的哟www



昊昊生日快乐~\(≧▽≦)/









“哼……”呼啸这边却是有人冷哼了一声。



“Roll点算是个什么才能!”唐昊有些怒道。



流氓居然没有个像样的别称,这让唐昊非常不爽。



唐昊大怒...



全職年表整理

浮光:

“这个历史开始了。”


風止浪無平如鏡:



2014/2/21,那個啥,蟲爹說黃少14歲的設定



2010年前默認18歲出道(默認最小成年規則未改)



鄒遠、劉小別出道年未提及默認17歲出道



樓冠寧、包榮興、莫凡原作未提及年紀因此不做推論



2025年第十賽季興欣冠軍默認



邱非年紀成謎(永遠的18歲)不列入



因為第九賽季舊嘉世解散,因此轉會人數非常多...



风眼乐园:

*整理了一份叶喻原作段落


*至第十赛季、蓝雨战队与兴欣战队比赛结束——


*叶喻神烦 > <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黄喻] 一切纵容它都是有目的的呀!

星辰大海:

肉。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黄少天的头重重落在枕上,浑身脱力地想着。真是图样图森破啊我。


床垫柔软地支撑着他,被子在身边簇拥着,透出洁净而温暖的气息。黄少天几乎要在头挨枕头的一瞬间睡死过去,他太累了。可是不行,因为……



时间倒回3小时前



黄少天拿起手机,上面的提示灯正闪个不停。这是有短信,而且是喻文州的短信时才会有的提示方式。短信内容简单明了,黄少天看看周围没人注意,偷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喻文州正坐在酒店的浴缸边上,盯着自己手上的白囘浊发起了呆。


刚才发出的短信内...

© 胥舞藏藍 | Powered by LOFTER